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體現佛法實證道量(綜合報導)

by enlightenment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同時,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政府法定的名字,如美國政府所發的護照、身份證、社安卡等所有的證件所用的名字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成了唯一的名字了,以前的“義雲高”已經不存在了,沒有法律效力,政府已經不認可了。

1.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旺扎上尊展顯金剛力在聖蹟寺提起千斤攔殿金剛杵

2.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 年近90的聖僧開初教尊 單手拿起200磅

3.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 高速飛行的尼姑

4.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 二十二天滴水食物未沾 喇嘛出關

5.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 更多聖者體現佛法實證道量

1.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 旺扎上尊展顯金剛力在聖蹟寺提起千斤攔殿金剛杵

(楊慧君/洛杉磯現場目擊報導) 2019年03月19日 

       金釦三段已證不退地菩薩,一向不接觸一般凡人的旺扎上尊,終於在美國洛杉磯帕薩迪那市的聖蹟寺與千名佛教徒們見面了!2019年3月6日,佛教徒們擠爆了聖蹟寺,但是秩序井然,為的就是能見到旺扎上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先是在釋迦世尊佛像前的法台上為眾說法,說了証境達到上尊的人數,在這個娑婆世界是屈指可數的。在大雄寶殿中門外的千斤金剛杵,沒有內證功夫是提不起來的。旺扎上尊作為上尊等級,位居頂級大法王,依法度,必須展現他的金剛力。氣脈明點沒有完全打開暢通的人,是無法舉起千斤金剛杵的。由於無法找到千斤的金剛杵,所以改用舉重選手用的杆鈴,重量為一千斤,代替攔殿金剛杵, 來作修法加持。

      1,000斤是什麼概念呢?在機場,一件行李不可以超過32公斤,等於是一般人能搬運的上限,再增加重量就會傷到搬運人。1,000斤等於500公斤,抬千斤的概念,就是16 個滿重的行李必須以一人一次抬起,沒有哪個大力士能一次抬得起的!這千斤金剛杵要能被抬起,已讓眾人驚呼不可思議!就在眾人的驚奇聲中,出家人廣播說:「旺扎上尊已經到了!」

      近千名信眾立刻兩邊排班,手持哈達迎請上尊駕臨。但見一位身材高大魁武十分莊嚴,看起來確實像一尊金剛像,留著長鬍的上尊,走到了聖蹟寺大殿。在踏入大殿前,上尊彎腰將兩邊各十多個鉅大鋼鈴的千斤金剛杵,晃當一下,沒有提起,但見他一提氣,兩手一提,瞬間將千斤重的金剛杵提起,然後放下,又是一陣很重很重的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響應時響起。信眾瞬間驚嘆!歡喜讚嘆!旺扎上尊於是入中央的寺門,朝著大殿上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一路四次大禮拜,旺扎上尊屈腰上前,受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摸頂加持,然後坐到羌佛下方左邊的桌前,他用正宗的英語在釋迦牟尼佛像前向大眾開示說:「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有機會學到正宗的、沒有被竄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在羌佛離開前,旺扎上尊站起來埋頭彎腰,雙手朝上, 做弟子送佛禮,恭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離去。然後返回法座一一為與會大眾摸頂加持。

      接受旺扎上尊加持的信眾,包括金釦一段證達上人,證量高深的見慧孺尊、阿寇娜摩仁波切、藍釦三段的多位仁波切、藍釦二段、藍釦一段的仁波切、法師們、多位寺廟的住持和眾多出家人,也有許多居士參加了這場法會。受到旺扎上尊加持的人,有人覺得頭頂一陣清涼,有人覺得被上尊的手摸頂,像是千金壓頂,有人感覺全身顫抖,如通了電,極為殊勝。當旺扎上尊為大眾做完加持後,寺廟開放現場信眾可以報名上前去舉這個千斤杵,會場的在家人與出家人,十多位上前試舉,結果千斤杵絲毫不動 。


       聖蹟寺曾有三位佛陀在虛空出現,穿過三層障礙物降下甘露於鉢中的聖地,此聖地已經由旺扎上尊依法成立真正的內密壇場,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內密壇場。 以後具備內密灌頂師資的大聖德們可以在此為經過擇抉具資格的佛弟子們舉行內密灌頂。

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

2019年03月11日   維加斯新聞報

       西元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下午,驚雷在美國聖跡寺上空轟鳴炸響,如山崩地裂,震耳欲聾,滂沱大雨傾盆而下。聖跡寺大殿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近千人。他們手捧哈達,恭敬虔誠地跪迎大聖成就者———旺扎上尊。

旺扎上尊是金釦三段大聖者,今生以來依止在多杰羌佛座下修學,成就聖量巨大,堪稱全球佛教界絕無僅有之大力王尊者。曾主修金剛法曼擇決大法會,依法擇決出降世真身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2016年又親自主持世界佛教總部對全世界法王、活佛、法師、上師、阿闍梨等的聖考,修“輪迴八風陣”和“金剛陣”,以聖量擇決近萬名佛教徒的修持段位水準,震撼世界!然上尊於名利之事無感而淡,數年來雖勤於渡生法務,但除了少數上乘段位的佛教徒,絕少與常規佛弟子見面。這一次是聖跡寺燃燈古佛殿即將落成,在該寺僧眾再三再四的請求下,上尊終於認可將定期到燃燈古佛殿誦經轉咒,為點燈祈福的信眾修法祈禱加持,依此因緣才不分行人等級公開與佛教徒們見面。

三月六日傍晚,旺扎上尊出現在聖跡寺,步伐穩健、著地有聲,似如金剛降壇。大雄寶殿門口放著一把巨大的金剛杵,重達一千磅。依蓮花生大師時代的古制法規,凡三段金釦位達大聖者之上尊,必須依其體重和年齡,提起相應重量的攔殿金剛杵,方可從杵上跨越進入大殿,以此檢驗其身體素質是否健康,是否達到超凡標準。依規,旺扎上尊的標準應該提起一千磅重的攔殿金剛杵,才可步入大殿叩拜佛陀。

高大如金剛而又十分莊嚴的旺扎上尊走到攔殿金剛杵面前,彎腰輕輕抓起了一千磅的金剛杵,現金剛威猛之相,放下時,地與大殿頓時震動,驚駭眾人。隨後上尊輕盈跨杵而過進入大殿,一邊大禮叩拜佛陀,一邊至誠而白佛言:“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偉大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然後屈背弓腰,徐徐而行,直至羌佛面前。羌佛為他摸頂,摸頂畢,上尊倒退側旁升坐,對大眾說:“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能夠學習到正宗的、沒有被篡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

旺扎上尊為在場的所有佛弟子逐一摸頂加持,直至夜深方才離開。

上尊離開後,佛弟子們按捺不住對千磅金剛杵的好奇,紛紛來到金剛杵前一試身手,其中有在健身房練體的大力健將,當然,毫無疑問,無論他們使出何等力量,直起腰時都在搖頭,不要說提起來,就連搖動都沒有可能,兩個人聯手想提起一半端頭也是紋絲不動。難怪上尊又稱“大力王尊者”。

旺扎上尊的侍者堪昆仁波且說:“這地球上的所有法王活佛中,根本找不到能提拿攔殿金剛杵的人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大殿前都沒有攔殿金剛杵,因為這是暴露凡夫俗子本質的利器,若不是真正的大聖者,誰敢擺呢?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很簡單,真正的佛法失傳了。大家學到的,都是殘邊斷角的空頭理論,因此名聲再大、地位再高的活佛法王,基本上都是空洞的病體虛殼,身上哪有聖質成份?何來真佛法煉成的金剛之體?要見內證功夫,只有在羌佛師父這裡,只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親信弟子旺扎上尊才是真材實料,真正的如來正法。我敢說,某些西藏法王,高唱傳承空洞理論,可憐得很,盡搞些糊弄外行的沒用的東西,無論在眾人面前怎麼升坐法臺,強打精神裝模作樣,還是虛病之體,自己都還在病痛中焦灼,竟然還編說空洞大話,甚至假佛法。由於修行人不見真剛,只聽空說,不被騙才怪呢!這正是釋迦牟尼佛說的末法時期魔強法弱多遭害。有的法王活佛為了遮蓋自己的凡夫本質,說‘我們的傳承不講究這個’!我說你只能去騙傻瓜!不管你講不講究,你既然號稱聖者高人,超凡入聖,你的身體怎麼沒有聖者力道呢?你無力、體質差、病虛之體,這是推翻不了的事實,難道不是嗎?不服氣你就抓起攔殿金剛杵來看看!就正如五明,冒充有五明的人很多,結果五項在哪裡?一項一項擺出來看啊?五明高度呢?更沒有!釋迦牟尼佛規定菩薩在五明中得,而你五明不全,更不見高度,那你就明擺著不是大菩薩,你稱菩薩就是違背釋迦佛陀的教戒,你就是個普通人,根本不是菩薩!”

文章來源: 維加斯新聞網/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

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 – 維加斯新聞網

2.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 年近90的聖僧開初教尊 單手拿起200磅

開初教尊是一位非常忠心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義雲高大師)如法清淨修持者,是摩訶法王認證的轉世仁波且,他是在一批受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義雲高大師)取髮灌頂的尊者和仁波且們中成就最快、證境最高的。他長期與摩訶法王住在一起,處處以佛事為第一,接受了明行、暗行諸多考驗,誠心無比,在摩訶老法王的聖因緣下功德成熟,終於接受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義雲高大師)投花壇城聖義內密『現量大圓滿』灌頂,就在一小時內,成就了虹身法境,簡直是達到聞所未聞的快捷道量成就。

開初教尊在2010年當眾演示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義雲高大師)傳給他的“攤尸拙火定”內力,肚腹發出高溫達攝氏九十二度,煮熟了雞蛋。2020年2月9日在美國加州聖蹟寺,已經年屆88歲的開初教尊,體重一百八十多磅,三根手指頭有骨節折斷變形的舊傷,但教尊竟然用這隻殘缺的手,單手把一柄初級聖者杵,依法規拿上了基座,上超了十六段,展現了得道高人聖者的超凡體質體力。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 開初教尊當眾單手拉起初級聖者杵上基座,上超16段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華府新聞日報 – 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3.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高速飛行的尼姑

【洛杉磯訊】

2013年九月在洛杉磯發生了一超自然現象的事,科學 家對此無法解釋,有一位四十九歲名叫見慧的修道院尼姑,以每小時七百公里的速度飛行。

這是在一個作祈禱吉祥風調雨順消災增 福的大會上發生的事,參會五十多人 均是一批著名的佛教人物,當時他們按照儀程必須每十分鐘念一遍經,燒一道文書,當燒到第五號文 書時,才發現這一道文書被這位叫見慧的尼姑搞丟了,她當場難過地無法自忍,痛哭起來,由於他們的大會不能中途停頓,按順序念經燒文書,而這文書只有位於洛杉磯蒙特利公園市的華藏寺南加分院才能取得到,因此決定由搞丟文書的見慧去拿,可是去了很久,還沒有拿回來,就在了不到十分鐘內必須燒這道文書的時候,大 會上大家著急的一團糟,只好打電話到分院咨詢何時可以拿回? 廟上的幾位尼姑把電話轉給見慧,尼姑見慧非常生氣地在電話中說:「別鬧了!我會儘快回來!」放 下電話後,果然,大會上的眾人,見到見慧尼姑不到三分鐘已從十二公里外的寺廟回到了會場,大家為之目瞪口呆。在會的正慧尼姑感到神奇,立刻打電話向廟上諮詢見慧在哪裡?廟上回答,見慧尼姑剛離開三分鐘。經核實,見慧接完電話後,還教他們念經咒,才啟程回大會的。據推算,扣除她耽誤的時間,這位尼姑最多只用 了一分鐘就行走了十二公里。

正慧尼姑想把這件事寫在書中,為了求實,特地到廟上找到廟上的尼姑們,大家證實說「你打電話來說她回到你們那裡時,她確實剛剛離開。」正慧又問轉電話給見慧的正學尼姑,問她當時在哪裡?正學十分震怒,認為懷疑她,當場跪在佛教大神阿彌陀佛像前發下重誓,她是在廟上接到正慧的電話,是她親自在分院殿 內把電話轉給見慧的,如果他說假話,她願意墮地獄。正慧在阿彌陀佛像前也發誓說,與見慧通完電 話後,不到三分鐘,見慧就已經回到十二公里路程的會場了。如 果說的是假話她也墮地獄。佛教高僧祿東贊慈仁嘉措、開初、阿寇那摩、釋妙空、釋隆慧、釋覺慧、 釋魁智和尚等人也徹底證實了此事是他們在雙邊的現場親自經歷 的,完全真實。

釋見慧卻說文書確實是她從廟上取回來 的,但是她沒有飛行的本事,這是大家的幻覺。近日記者親自問到了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 說:「我很慚愧,沒有這些神異功夫,釋見慧是我的徒弟,跟我十二年了。她哪有這本事,如果真有這本事的人,亂顯功夫,就是不死也要馬上生重病,你們要清楚,這 不是佛教徒要做的事,佛教徒要做的事是去掉自私我執,利益眾生。」結果,大會第三天,見慧尼姑果然生重病,頭臉暴腫,眼鼻流膿,被送到醫院急診室搶救,後抽膿時,當場休克差點死掉。

與會人士認為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是公眾性的,超自然現象的事實,科學的角度怎麼詮釋它還待探索。正如一九九五年印度教聖人克理沙拉瓦爾身體穿過鋼筋水泥牆時身體被卡在墻內, 卻是事實,但至今也無結論。

4.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二十二天滴水食物未沾 喇嘛出關

台灣日報 【2005年4月10日報導】

(嘉義訊)現年六十歲,出生於台灣的西藏世再來人恆性嘉措仁波切,22日滴水食物未沾,昨日出關,面容沉靜,身形消瘦,但精神煥然,他下座第一件事便是大禮感恩金剛上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他終於得到了最高的佛法,偉大的明心見性禪定之佛法真功夫,更為眾生慶幸竟有如此妙寶明心見性之禪修法門!

恆性嘉措仁波切閉關入定27天,22天滴水食物未沾,所送餐飲均原數退回。3 月23日,遠在美國的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法務處打電話到台灣關心恆性嘉措仁波切的修持狀況。

前天,仁波且禪修中入定修法已經21天,水米未沾,到這一天的9點,突然聽到擂鼓大作,弟子們知道師傅大道已成,將要出關。昨天11點,當貼上黃表文書的第一道關房被打開,恆性嘉措仁波切正盤坐在蒲團上,眼睛微閉,面色沉靜,顯然他還在定中,當眾人擠滿不到四坪大的關房後,護法在他的耳邊敲三聲引罄,只見恆性嘉措仁波切眼睛慢慢睜開。看到屋內擠滿人,而且都是攝影機,表情略現詫異。

恆性嘉措隨即出關房到佛堂為弟子們修圓滿加持,期間結手印搖鈴打鼓,說話聲音洪亮,完全沒有倦容,弟子送上的茶水與毛巾一點也沒用,又繼續到關房搖鈴打鼓修法一個多小時,緊接著又接見弟子,完全沒有倦容,一般人很難想像二十二天不吃不喝的人竟然出了關房還精神如此好。

義雲高大師(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 恆性嘉措仁波切22天滴水食物未沾 喇嘛出關

5.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 更多聖者體現佛法實證道量

  全球佛教出版社暨世界法音出版社在經過嚴格調查審定所有蒐集的資料以後,大為震驚,佛教界裡共同的證量表顯,其顯密俱通、妙諳五明只成了口頭論調,而真正實質性的高度條款、能證到圓滿無礙的,確實沒有一人。佛教徒期盼的心願雖然在努力,但是終究是空。就在近年我們終於找到了源頭,確實認為以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顯密俱通,已圓滿了登峰造極的五明,五明即是宇宙中一切美好的,在所有前輩的聖德中,找不到一個有此完整和高度的。我們多年來一直查訪世界佛教的資料庫,事實證明了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確實是名列榜首的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的巨匠,因為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超過三世多杰羌佛這麼高度證量成就的單人資料,為此我們首先出了初本,徵求全世界的法王和大仁波且、高僧們的見署,大家看了當下產生震驚性的感動,抑制不了內心的讚嘆,乃至入定觀照、深入功夫,得到正確結論,他們各抒己見,由衷地寫來了高度評價的祝賀,我們非常感謝。但是我們萬萬沒想到,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反對該書中載入很多聖德拜他為師以及很多聖蹟事例,三世多杰羌佛說:「不要對世人宣講這些,這不是修行。我很慚愧,很多聖蹟只是偶然四大因緣和合,眾人共業,到底是誰的證量還不知道呢。」三世多杰羌佛的言行德境使我們敬佩得五體投地,但是我們最後還是從三世多杰羌佛抽走的若干條中,拿出了佛降甘露、大圓滿虹光境、大圓滿當修即證、擇緣灌頂、勝義取水等幾項功放在書中,最可措的是那些大聖法王、黃金法台聖者們拜三世多杰羌佛為師的實例,三世多杰羌佛堅決給我們取出抽掉了,只留下了他這一世的部分尊者、仁波且、法師弟子作為表法,現在想來不載上去也是應該的,因為對三世多杰羌佛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覺位,這是明擺著的,從各大教派的傳承及皈依境中,我們都能見到多杰羌佛是整個佛教的始祖報身古佛,在這之前沒有一個報身佛。而我們書中攝取的當今一些高僧大德在多杰羌佛門下修行的事例,其實這些人物的證量地位,拿來說明是多杰羌佛的上首弟子,實在是小兵作將軍,等於把尊者拿來作大菩薩,難道多杰羌佛的座下就只是這些人嗎?這實在是不淨之行舉!書中所載的出家和在家的多杰羌佛座下的高僧與阿彌陀佛等相比,無非是大海中的一滴水,或如須彌中的芥子罷了!難道不是這樣嗎?根本就沒有資格與諸佛一提比較。這些現實中人們認為的人物,他們確是一代高僧、祖師菩薩,但是他們在多杰羌佛的座下無非是慚愧弱小的一員,如在中國四大叢林之一的寶光禪院負責荼毗的法師釋寂心,雖然他是很普通的比岳,但我們也用上去了,因為他親身經歷見到了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了生脫死的眾多聖境。然而我們能將這些人物攝表書中,無非是有著這份因緣,在三世多杰羌佛門下有某些屬實的痕跡,如獲得福慧、明心見性、了生脫死、生死自由者,歷歷在目,禪定智慧、虹化飛升、往升極樂、火化舍利者,或證量顯赫者,比比皆是,但是考慮到書的篇幅過厚,不便行者攜帶,所以每一類也只取其部份,無法全部列出。因為人們生活在現實中,他們需要是同代人的寫照,以真實的證據來化浴心靈,否則現在《正法寶典》中所載的,除了佛陀們,那就是大菩薩!如果不是這樣,世界個各大教派中的佛菩薩及法王、仁波且們又怎麼會那麼嚴肅修法觀照深入法界,認證出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呢?又怎麼會認證為佛史至今顯教和密乘最通達、五明最圓滿高峰的第一巨聖呢?

隔石建壇 佛法師尊者敗陣 年齡最小出顯真聖

法王師父才是真正法界中最高、最大、達到智慧圓融無礙、徹底脫落我執的巨聖!我回想起了很多事,這些事在我的腦海裡翻騰,越想越不可思議。

有兩位年輕人,都是名符其實的大聖德,他(她)們不願留名,因此也就不公開他(她)們的名字。其中一位女年輕人,在她才十一歲時,竟然就能做韻雕,她本來從來沒有做過藝術,根本沒有涉略,但敢於公開接受記者採訪,敢於宣稱她要在六個月成為有名的國際藝術家。由於她一公開宣布,所以她從宣布之日起,就開始向大法王師父學工巧明的法,她開了大智慧,僅用了五個月,雕塑出了很多精美作品,我們大家還親自看到她雕刻上色,就半年都不到,正如她宣布

的,只用了五個月之內,成為全世界年齡最小的國際級藝術家。紐約藝術學院院長和專家,對她的作品做了鑑定,發了證書給她,她終於成了全世界年齡最小的國際級藝術家,當時還出了一本書。你們大家想一想,這是什麼概念,是凡夫俗子能做得到的事嗎?根本不可能!說出來大家認為是天方夜譚,但畢竟是事實!

另外一件事更了不起,在法王和仁波切們考試證量時,當時有法王、有仁波切、法師參加入考,沒有一個法王、活佛、法師在大石頭上用砂畫壇城能穿到石頭下的。當著名的法王、仁波切、法師,還有四眾行人們把砂畫在石板上,每一次波迪溫圖仁波切和恆性嘉措仁波切抬起石板給大家看時,下面曼達拉中都是空白的,沒有穿過一粒砂。

就在大家都打了零分時,這位女少年來了,她和大家一樣抓了一把砂,在石頭上畫種子字曼達拉,畫完後,她突然說:“我已經畫在下面了!”當波迪溫圖仁波切和恆性嘉措仁波切再度抬起石板時,大家異口同聲地吼叫:“哇!”眾人赫然大驚,用砂畫在石頭上的曼達拉,竟然已經穿過石頭,到石頭下面畫成了種子字曼達拉,這隔石能建立壇城的聖量,不是摩訶薩才怪咧!

由五色米所堆成的曼達拉,中間是當場丟進去的多色砂表多種本尊,多色砂邊緣是淺綠色砂,周圍是五彩砂
兩位仁波切將大青石板抬起來,壓在曼達拉盤上,由應考者在石板上面採砂築壇畫圖,當抬開石板後,都失敗了
法王、尊者、法師們考試失敗後,抱著慚愧的心情在觀看少年女法王正在入考,到底如何?
經少年女法王修法後抬開石板,彩色亂砂不見了,飛到了法台上缽中,而石板面上的砂已穿過石板,建成了種子字壇城,當下驚攝圍觀法王、尊者們和四眾行人
眾人圍觀之下親自見到這位少年女法王成功地展顯了隔石建壇的摩訶薩聖量,在石板下建立了種子字聖壇城

此時我又聯想到另一位男年輕人,就是開​​初仁波切的認證師,他平常就是一個被人們稱為帥哥的社會青年,愛嘻樂玩耍,特別喜愛收藏車。由於在雕塑和繪畫上很有造詣,因此被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授予“少年藝術家”的職稱,從此他的藝術品就走入了藝術市場,成了金幣的基礎。

他賣了畫,不買佛書,就買名牌、名車,平常交往言語中,根本不說佛教裡的事,只談及常人的生活、運動、旅遊好玩,這樣的年輕人怎能是高人大德呢?可是開初仁波切和香格瓊哇尊者(也是出家法師)等人都說他如何了不起,竟然聘他當了洛杉磯佛學院的名譽院長,據我所知,當了職務以後,他從來就沒有去過一次,這哪裡是重於佛事呢?這自然在我心中不敢茍同,產生了強烈的不淨之意,但又想到他的徒弟開初仁波切都那麼了得和香格瓊哇大法師也很通經教,就把我搞昏了頭,矛盾的心態無法解開。

有一天,世界上的一些活佛、大法王開始應考聖量,等於打擂,要選出黃金法台,這是憑道量功夫、證果登地的高低來奪取的地位。當天我作為參觀者,列席了該會,參加法會的人很多,都是一些著名的大活佛、大法師和法王,來頭都不小,他們有的甚至是祖師級轉世的大人物,很多人都不敢下場應考,就是下了場也沒有請動金剛。

這時找來了這位年輕人,說心裡話,當他走進來的時候,我心都涼了,我想在場的人們與我一樣都有同感,僅憑他的穿著就夠低層次了,沒有穿活佛的紅衣,也沒有穿王袍,也沒有顯宗的祖衣,更非西裝革履,而是休閒式的青年人穿的名牌,還外帶幾分牛仔氣,太俗氣,太難看了,完全是一個世俗公子哥兒!

他什麼也不說,看樣子誰也不想尊敬他,沒有把他當成一個人物,他獨自走到台邊,拿了一套法衣穿上,戴上高尖帽,當下他整個形體都變了,突然莊嚴了!

他面對大家坐著,一下就入了定,眼睛是睜開的,一動也不動。最前方的監考大德只距離他三到四尺遠,大家說他的入定神態非同小可,完全就是一尊雕塑的像,根本看不出有靈知心識。

這時他施展聖量,應聲喚動金剛,展顯無情變有情,威力無比,眾人大驚佩服。在眾僧監視下,他的背後十五米左右,隔了一層板,用哈達包裹的一個卦,卷折起來以後,從空中抖開掉在地上,他把每一次都說得一清二楚,面對方向的數字不差分毫,乃至一百張不同的文書內容,無論誰去拿出三張,他提前就會預言你會拿出哪三張,而你拿出後一定相同。

金剛力的道行,更是無話可彈駁,一個小小的金剛丸,如綠豆那麼大,放在透明的水晶缽內蓋住,他站在兩丈遠處,一用功夫,大家看到金剛丸突然在水晶缽裡飛舞,乒哩砰咚,霹靂啪啦,橫順彈跳,一聲響亮,竟然穿過水晶缽壁,直接飛到無上安樂師白色金剛長壽壇城的中央,如如不動,該中心只有一個乒乓球那麼大的位置,大家驚得目瞪口呆,上前一看,更為神奇,水晶缽竟然沒有任何穿破的洞口,此道力實在非同凡響,無法言喻。據我所知,在這世界上,這麼多年來,除了這位年輕人和大十字正義法王,還沒有任何聖德擁有如此強盛的金剛道行,當然至於四星日月輪、五星日月輪的頂級巨聖德,這種本事是自然具備的,因為祂們本身就是文殊菩薩、普賢菩薩、觀音菩薩或度母等級的真身化現,才會是四星日月輪、五星日月輪的覺量。這位男年輕人經過嚴密的考試應證,奪得了大聖法王的黃金法台。

這兩個年輕人年齡最小,卻展顯了真正的聖量,是名符其實的大聖德,其他的法王、尊者、仁波切、法師們皆敗下陣來,想到這一系列的不可思議,我才明白“初地不知二地事”的箴言,回想起從前的我真是愚癡!愚笨到了被外表假象牽引,被考驗成了一個“愚骨棒”比丘尼!

有一段時間,大法王師父突然病了,有些走不動,必須由師兄們攙扶著走,還得坐上輪椅,甚至於根本不記任何事,剛剛處理過的事情或剛剛放下的東西,回頭馬上就不知道了,就忘得一干二淨,由於我們已經習以為常,這樣的示現其實對我們來說,都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我們受到的考驗已經太多了,現在我們知道,大法王師父病也好,不病也好,有力氣也好,無力氣也好,巨聖者外表的什麼現像都是聖境界。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維加斯新聞網: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2019-03-19  新聞媒體報導

維加斯新聞報/2019年03月19日/楊慧君特稿

大力王尊者堪千旺扎上尊在聖跡寺展示抓起千斤重攔殿金剛杵的第二天,即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聖跡寺來了一位比上尊更高的“玉尊”,當著近兩百人展顯現量伏藏道行!

藏密法分為兩大類,一是經書法本翻譯,為嘎瑪,二是伏藏取出為代瑪。代瑪又分為南藏北藏。而伏藏包括開藏,總稱伏藏法。伏藏法又分昔量伏藏現量伏藏。伏藏師三字,在藏密中常見,藏密佛教徒幾乎人人皆知。昔量伏藏顧名思義,即佛陀或前輩祖師如釋迦牟尼佛、蓮花生大師等,將一些機緣尚未成熟或將招魔害暫時不宜傳世的佛法法本、法物秘密埋藏起來,待因緣成熟時,由後世祖師開掘出來傳法。伏藏共分兩大類,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合稱併為南藏。而後來後藏的增郭吉登曲堅刻印了新的伏藏,稱為北藏。這些都不重要,無非匿藏經書聖物等,開藏才需聖量獲取。

但是,昔量伏藏並非絕對需要聖證量,有時可依照記載或祖師留下的線索尋找,而且時隔久遠,加之末法時期的種種怪劣騙子假聖者等造作,那伏藏物到底是前輩祖師伏藏的還是凡夫充聖人自藏自取的騙局,誰也說不清。故佛菩薩為了預防以假充聖的邪惡騙師,規定取藏師本人必須舉行現量伏藏來證明自己開藏取寶的真實性。現量伏藏絕對不允許有線索記載可尋,儀式慎重中加嚴格,當場當眾從數百人或千萬人中抽籤定出十位伏藏者在眾人監管下伏藏,讓被關在另外一處的大聖師當場當眾開藏,沒有絲毫虛假能夠混入!佛史上,具現量伏藏道行的有蓮花生大師取佛陀講經,還有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杜松淺巴法王。連阿底峽尊者修現量伏藏都曾失敗過兩次,可想此法所需聖量之高,非具有聖量者就能企及的。就是三段金釦上尊,可取昔量伏藏,也很難取出現量伏藏。八地到十地大菩薩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現量伏藏。唯有大摩訶薩才能確切地開藏無誤。能現量伏藏,意味著該伏藏大師的所有開藏取出的佛法、法器等必然真實無疑。故,凡未經現量伏藏證實的法,都是不準確的,統稱世俗佛法。因為世俗佛法必須還要經過勝義擇決才能確認是否為真伏藏勝義佛法或法器,但勝義擇決又必須是要大摩訶薩、等妙覺菩薩才能作的。

現量伏藏的法本或法物,不是一件,而是十件,每件東西不同,其中真正的法本或法物只有一件,混雜在外表一模一樣的許多件當中,在眾目睽睽監看之下,由抽籤出來的十位伏藏者,到另外一間隱秘的房中,在開藏的巨圣德看不到的地方打包、隱藏,再拿出來伏藏。此時開藏巨圣師一口指出唯一的聖物在何處。

三月七日這一天,女巨聖德“玉尊”來到聖跡寺大殿,拒絕現場一百七十多位法王、活佛、大法師等的供養,“玉尊”從法會開始到結束未發一語,她不要名利,不露聖顏,只為開藏,表正法在此地,普利眾生。四段金釦“玉尊”道行高深莫測。

此次現量伏藏的聖物是“照妖鏡”,這是即便具有神通也沒有辦法現量取藏的。修法開始,照妖鏡與十面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普通小鏡子混在一起,現場抽籤選出的十位伏藏者,被隔絕在另一旁的觀音殿中,門口有人嚴守。“玉尊”與一百多人在另外一處所,與那十人相互隔開,無法通悉。十人在觀音殿內將十面小鏡子分別用十條一樣的白色哈達包裹起來,放在黑布袋子中,自然外形形體混亂,就是伏藏的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哪一面是照妖鏡,因為十面鏡子完全相同一模一樣,再加上哈達包裹,再放入黑布袋中,形體形象早已混亂沒有樣式。緊接著,十人隨意從布袋中拿出包著的鏡子分別伏藏,伏藏好後即刻返回觀音殿關起門來,就是這十個人也毫不知曉照妖鏡在何處,而“玉尊”毫不沾邊、從不接觸,竟然坐在另外的帳中很快便舉牌宣佈什麼地方有伏藏照妖鏡。此時原伏藏的佛弟子又從觀音殿出來,按照“玉尊”的預言法旨開藏見證。當開藏出來的鏡子呈放在聖跡寺大殿中央的油燈前一照時,十個伏藏者都驚呆了,果然是照妖鏡!一百多位佛弟子爭先恐後、興奮地圍聚在巴掌大的小鏡子跟前,照妖鏡里反映出的根本不是常識中的一盞燈,一聲接一聲的高喊迴蕩在大雄寶殿:“三盞!”“我看到五盞!”“四盞!”“八盞!”……有幾人看到邪惡相!然而,其它九面看起來與照妖鏡完全一樣的小鏡子,所有人都只能從中看到一盞燈,也沒有什麼邪惡相。伏藏開藏一共兩輪,”“玉尊””兩次都輕易地舉牌預言指定出真正的照妖鏡伏藏在何處!

我是伏藏者之一,我必須說,太厲害了!如果不用油燈仔細鑒別,我們十個人試做,明擺著睜開大眼睛來分辨,也看不出哪一面是照妖鏡!十面鏡子一個模樣,都是水銀鏡子,不要說伏藏了,明擺在大家面前都選不出照妖鏡是哪一面!”“玉尊””完全不沾鏡子的邊,竟然知道伏藏的照妖鏡在哪裡,實在是佛國巨聖降人間!”

我們特地去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此說法羌佛說:“什麼照妖鏡,不值分文,不能成就。這只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是沒有意義的,學佛修行才重要!!!”

我們記住了佛陀的教導,最重要的是學佛修行,管它什麼照妖鏡,那是成就不了人的。而現量伏藏的法義重點不是照妖鏡而是“玉尊”能從十個伏藏起來一模一樣的水銀鏡子中,準確地舉牌公告聖物所在處!那些在我們凡胎肉眼中沒有差別的鏡子,還伏藏起來了,但在“玉尊”的道行裡,卻是無法藏匿!千萬不要小看那舉牌宣佈在何處有聖物的動作,試想一下,如果換作另外的大法王或者你我,我們敢宣佈嗎?我們敢瞎猜嗎?那可是要當眾打開來見真章的呀!這不是說大話、講開示、吹牛能解決的事啊!一當打開來不是聖物,怎麼下台?只會徹底完蛋,從此倒霉!所以,巨聖德與聖德之別,也就在這舉牌宣佈的瞬間,一翻兩瞪眼、黑白湛然!就是有神通的聖者,用天眼通能看破墻壁、穿過山石,看到的也是同樣的鏡子,根本分辨不了哪一面是照妖鏡,更況凡夫哪有道力沾得上現量伏藏?!

修法一結束,現量伏藏必須的佛聖加持的稀世大寶丸也同時修成,大家十分感動,發心準備盡其一切供養大摩訶薩“玉尊”,怎奈“玉尊”一言不發,分文不收,飄然離眾,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有佛弟子們的感慨:“這世上號稱大法王、大法師、聖者大菩薩的人何其之多,有的名聲震天響,著書開示一大堆,空洞無道行,盡收供養為目的,可他們對真正的佛法不要說自己沒有,連見還沒見到過呢!這些所謂的名流大人物,到底有誰拿出了如“玉尊”一樣的佛法聖量?他們能實地修一場現量伏藏,給求法若渴的眾生看一看,來證明自己掌有的傳承是真正的佛法嗎?!找不到一個真貨色啊!費人深思啊!

文章來源:維加斯新聞網/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98磅鐘乳石穿身過 430磅埵切墟王石騰空飛

密法修證的神秘面紗揭秘 一場密法虛會記實

金門晚報【記者超男/特別報導】

藏傳佛教一般讓人感覺是遙遠的文化,充滿各種神密的面紗,尤其是各教派師有著許多神奇的事蹟與神通示現,更讓人對密法匆充滿好奇。

根據喇嘛們的描述,在西藏,對修學佛法的行者有各種考試的制度,對佛學的考驗有各種大小不同的經辯能通過數千場經辯的第一名稱為那仁巴格西,第二名及第三名稱為格西,通過萬場經辯的格西,這才進入密宗院修學密法。

喇嘛們說,密法重視證境,在密宗院通常是用瑪尼石來考驗行者的實證功夫。瑪尼石有兩種:一種是普通人刻咒文在石頭上丟在瑪尼堆中,這種瑪尼石沒有法力;另一種是藏傅佛教的大祖師們修法在石頭上刻上佛像或咒語種子字放在瑪尼堆中,作為加持免災免難之用,但這類具量瑪尼石最重要的作用是用來測試道境。傳說中,修上有證境功夫的行者修法才能令瑪尼石隔空動起來,瑪尼石動的方式,有的會慢慢移動,有的會走,有的會飛,否則即便你用再大的力氣,再多人持咒也無法使它動上一動。這種神奇的傳說,為西藏密法增添神秘偉大的面紗。記者近日有幸在美國參加一場瑪尼石測量道境大會,參加測量會的有來自西藏的大活佛、普通活佛、以及顯教的大法師、普通法師,他們持的咒有大悲咒、綠度母心咒、普巴金剛等。有的法師修了半天法,瑪尼石不為所動,有的集合數位顯教法師一起持咒,終於隔空將透明玻璃上三兩重的瑪尼石推動,也有顯教的大法師和女活佛一持咒一結手印立刻就把小瑪尼石隔空推動。

正在眾人讚嘆之際,一位來自西藏的女大活佛來到現場,測試瑪尼石前,她說她是個修行人,求的是了脫與成就,不能拿佛法來作為個人炫耀功夫的工具,她要求現場正在錄影的攝像機不准拍她的臉,接著震憾人的事就發生了:一顆重達九八磅的鐘乳瑪尼王石,竟然就在她的咒音下,隨著她的手勢離開地面,凌空而起在空中旋繞,這個具量瑪尼石升空之際不停顫動,接著更令在場的法師活佛震撼的是,當女大活佛坐在木地板上,原在她身後的九八磅重的具量瑪尼王石竟然在眾目睽睽不及眨眼的速度內,突然出現在她的身前,速度之快用「穿身而過」來形容可能更為貼切,然後這個具量瑪尼石,又隨著女大活佛的手指指揮繞著她的身體轉兩圈,這石頭還一邊轉一邊升降一邊顫動,當瑪尼王石第二次轉到她身後時,只見她將雙手結在頭頂的手印其中的食指往下一指,這石頭倏忽就降下,稍停了一下,隨著手指示意,鼕的一聲落在木地板上,顯見這石還真重,這種奇蹟要不親眼看到,實在是難以想像的出來。

在這場瑪尼名測試會上,西藏最著名的鐘乳瑪尼王石埵切墟也出場了。重達四三○磅約合二○○公斤重的瑪尼王石埵切墟這次遠渡重洋由西藏運到美國在測試會上也大顯神通。

瑪尼王名埵切墟不是普通的石頭,它是有名有姓的瑪尼石,就像有名翠玉白菜一樣,一說起埵切墟來大多數西藏的行者都知道。埵切墟的測試會發生更不思議的情形。

當這位西藏的女大活佛要測試埵切墟時,以同樣理由同意不露臉讓人拍攝地的修法測試埵切墟的境頭,留給現場參加者作紀念,而且不准人拿去作宣傳,這種持戒行誼,令在場的人為之動容。

然後,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隨著西藏女大活佛的手勢,重四三○磅的埵切墟往草地上顫動著離開地面飛起來,眾人在驚嘆中突然發覺腳底下的草皮好波浪一樣波動著,不但如此,屋頂、樹木也在搖晃,接著瑪尼王石埵切墟飛向空中飛回來,在三呎高的空中然掉下把草地砸了一個大洞。這種只有小說上才有的情節,竟然在現實中出現,在場的活佛法師說,這種聖蹟象徵佛法的偉大與真實不虛,就是移山倒海沒有什麼做不到的。

一月十三日台北中正紀念堂舉行曬大佛法會時,會場有堆來自甘肅拉不愣寺刻著咒文的石頭,就是瑪尼石形成的瑪尼堆。

無論什麼說辭、科學都無法否認的真正佛法

2021年03月08日 維加斯新聞報

(記者蔣清報導)佛教考道行的方法拿杵上座推翻了千年來在石頭上印腳印的虛假聖者,因為石頭上的腳印沒有人在現場看到是腳踩的,疑是人為打鑿出來的。最近,世界上出現了一件奇事,有一虛歲90歲的老人,展示了真佛法修成聖體筋骨的事實,超越了亞洲大力士。

專業訓練的大力士呂瀟,2014年在馬來西亞吉隆坡代表中國出席七國大力士比賽,奪得全亞洲冠軍第一大力士,如此全亞洲30多億人中的大力士,2019年12月在瀋陽拿杵上座測試,卻提不起開初老人提起的金剛杵重量,關鍵更在於年齡、體重上的懸殊,完全不成比量。呂瀟36歲,體重350磅,而開初老人虛歲90歲,體重178磅,呂瀟是吃專業大力士飯、長期訓練的大力士,而開初老人日常只會修行學佛,從不訓練力氣。昨日拿杵重量上超了26段,以同年齡、體重的量級,在這地球上,任何人或佛教人士,都沒有一個人能達到開初老人的聖者體力。香港金豔萍、徐蒞達公開登報懸賞500萬美金,若有人拿起開初老人的重量段位,就獎勵這筆獎金。很多大力士都前去實際提拿過了,至今為止,就是沒有一個大力士能提起開初老人上超的26段。開初老人說:“我的拙火定和金剛法能修成,轉凡成聖體,因為我學的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給我的真正的佛法,讓我的肉體筋骨轉變了,我才由凡變成了聖質地。其實,我之前是一個虛殼病人,胃病、糖尿、膝蓋、痛風,嚴重到10磅都拿不起,現在病全都消失了。”

另外,當今世界大力士祖父Nick Best,在同年齡、同體重的量級中,全世界至今為止,從有人類以來,沒有一人超過他的大力紀錄。他在喬治亞州舉起旋轉木馬升降2791磅,而世界頂級最強的其他幾位大力士,比他年輕、體重比他大,也沒有舉起他舉起的重量,他被稱為“大力士祖父”。他對律師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他的恩師,傳了他的真佛法,才斷然改變了他的身體結構和精神狀態,他的力氣來於佛法的加持。他可以教練大力士,但僅靠練大力士,是達不到他的程度的。他表示不輕易傳佛法。

就憑以上兩例,足以徹底證明,凡是假佛法是練不出聖體質、聖體力的,只有真正的佛法,才能改變凡體成聖體,這是不爭的事實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擁有真正的佛法,學祂的佛法修出的道行,超越了人類大力士的體質體力,這一改變了凡體成聖體的鐵的事實,是任何說辭和科學都否認不了的,是客觀存在的鐵證。而假佛法的修學是改變不了身心境界,體質體力照常是凡夫現象,沒有受用。受用都沒有,自然沒有成就可言。

當我們冷靜思考,確實是這樣的。歷史上,釋迦牟尼佛在王舍城施展神力,把玩石獅子,壓蓋群雄。蓮花生大師與辛饒米沃切的傳承作對局時,施展“召集金剛”,用金剛鉤拿杵上座,讓苯教承服。如果只是口說自己是佛法正派、掌持的是正統佛法,而現實中體質與凡夫一樣,體力與常人無異,可以想像,這能說是佛法的道行嗎?佛法的道行就連一點超凡的力氣都做不到嗎?

資料來源:《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 佛教正法中心; 世界佛教總部

本文鏈接:義雲高大師座下依教奉行的弟子 體現佛法實證道量(綜合報導)

請隨時上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網站:

www.hhdcb3office.org,獲得正知正見和及時、正確的資訊,避免上當受騙!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旺扎上尊, #攔殿金剛杵,  #現量伏藏法, #伏藏, #世界大力士, #大力士祖父, #第三世多杰羌佛, #隔石建壇, #多杰羌佛, #金剛力,  #開初教尊, #開初仁波且, #恆性嘉措仁波且, #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 #義雲高大師, #超自然現象#瑪尼石, #埵切墟, #騰空飛, #藏傳佛教, #仁巴格西, #格西, #活佛, #法師, #顯宗, #喇嘛, #佛法

You may also like